阿森纳队徽进化史——炮口到底朝哪边?

也许你喜欢的俱乐部,它最广为人知的标志是一个充满历史、附带纹章设计感的队徽,它久到甚至可以追溯到当地的某个古老徽章;亦或者是一个现代感十足的简易风格设计,和现代的运动服相得益彰。

本周,TA就来带大家一起解构关于自己俱乐部队徽的疑问,告诉大家为什么阿森纳的队徽是现在这样的。

众所周知,现在阿森纳的影响力是世界级的,这首先得益于温格分别在欧洲和亚洲的巨大影响力。当然俱乐部历史上众多知名的非洲裔和加勒比裔黑人球员也贡献了力量,使得阿森纳在非洲裔人口密集的地区也有很大的影响力。

但在此之前,我们首先要明确一点——那就是阿森纳本身就是一家拥有136年历史的伟大俱乐部。

阿森纳最早由苏格兰的一名机械工程师大卫·丹斯金(David Danskin)创立,他曾在伍尔维奇皇家兵工厂(Royal Arsenal)工作。而其实在那个时候,他们工作服的胸口的徽章上就已经印有大炮了。

伍尔维奇的皇家造船厂,最初是出于保卫伦敦而建立的。那时,一座座大炮被放置在泰晤士河的南岸,造船厂也于1512年在国王亨利八世统治期间正式开始运营。1805年,在英王乔治三世的要求下,这家英国武器的制造基地正式被改名为皇家兵工厂。但如果真要追溯这个名字的起源甚至可以追溯到15世纪40年代,这段历史至今都还在造船厂向人们展出。

现在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阿森纳队徽上面朝东边的大炮,但其实在历史上,它的朝向变更过许多次。

事实上直到2002年,阿森纳队徽上的大炮才开始一直朝向东边,这其中其实是带有隐喻的,意思是俱乐部会始终向前并且展望未来。

在此之前的81年中,阿森纳有过不同的版本的队徽,其中只有3年大炮是朝东边的。那是在1922年至1925年期间,伴随着历史上首个“枪手”字体,阿森纳队徽上的大炮第一次偏离西边,指向了东边。它于阿森纳1921年的队刊中首次亮相中,而再次见到朝东的大炮就要等到2002年阿森纳在老特拉福德赢得联赛冠军之后了。

阿森纳历史上的首个队徽设计,实际上是有三门加农炮的,这与伍尔维奇的军事影响力有着更直接的联系。虽然那里现在已经是格林威治皇家自治市的一部分了,但伍尔维奇曾经也在1901年有过被划定为自治市的经历。当时伍尔维奇的行政区徽章上除了有三门朝北的大炮之外,还有几个代表威严的狮子,你也能在1905年伍尔维奇兵工厂的首个徽章上也能看到这些元素。

在今天的伍尔维奇,你依然可以找到“三门大炮”的主题设计,比如在皇家兵工厂的大门口(现在坐落于当地的一家超市旁边)。

仔细观察你也会发现,皇家兵工厂大门上的盾牌也和阿森纳历史上曾经最出名的队徽设计颇为相似。

当然,这个版本其实也经历了不同的迭代,但基本上保持了自1949年以来的相同设计理念。

说到哪个是最为出名的阿森纳队徽,答案几乎是毋庸置疑的。这枚队徽以盾牌作为基础,印有朝西的大炮和哥特字体样式的“阿森纳”英文字母,辅以伊斯灵顿区的徽章,以及一句为所有阿森纳球迷所知的拉丁语格言:“Victoria Concordia Crescit”——和谐制胜。这个徽章的设计灵感来自于1947-48赛季夺冠时,当时的队刊主编——哈里·霍默。

“我当时一直都在心里盘算,想找一句最最恰当的句子来为这个赛季作总结,这对汤姆·惠特克、乔·默瑟以及所有与枪手有关的人来说都是如此辉煌的一个赛季,”他在那个赛季的最后一个比赛日节目中写道。“我们可不可以用一句拉丁语作为总结——‘Victoria Concordia Crescit’(和谐制胜)。”

但其实这个队徽在之后的几十年里也有短暂的“消失”过,比如在整个1970年代和1980年代,阿森纳当时的队徽就只有大炮和“AFC”的字母,有过轻微变更但幅度不大——比如“枪手”的标语出现在盾牌上方。最初,字体的主色调只有红白,之后变更为红色,金色还有绿色,而在这枚队徽生涯的最后一个赛季(2001-02年),字体颜色又被改为了更为简洁扎实的黄色。很可惜,由于期间队徽频繁的变化,我们无法获取到这些图像素材,但这确实导致了阿森纳队徽设计的改变,当然也包括大炮的方向。

虽然加入盾牌主题和“兵工厂”字体让队徽的设计更丰富和完整,但无可否认的是,那门大炮才是阿森纳队徽的真正灵魂所在。当时在Ensign Bades公司工作的戴夫·哈里森和1998年为利兹联设计新队徽的霍华德·威尔金森,这两位设计界的大佬对此也深表认同。

“他(威尔金森)想要设计的东西,更像是一个标志,是一种更容易为大众所识别的东西。”哈里森告诉The Athletic。“他对我说:‘大炮就代表着阿森纳,就好像勾代表耐克一样。’他想要的效果就是你一看到这个图像就会联想到那个俱乐部。”

阿森纳目前的球衣制造商阿迪达斯近年来就利用了这一点,并随即推出了客场球衣设计。上个赛季的客场球衣被命名为“大炮的回归”,因为它的卖点就是致敬70年代的那款经典球衣,以及向俱乐部1971年赢得的足总杯致敬。

阿迪达斯还从阿森纳上个世纪在队徽上用过的哥特字体以及1930年代的“装饰派时期”上汲取灵感,并把他们用在了2020-2022年期间的杯赛字体设计上。2020-21赛季的主场球衣和客场球衣背面印的六角形的“A,football C”的徽章便是对那个时代的致敬,它的灵感则来自海布里的大理石大厅。

而除了客场球衣上加农炮的回归之外,阿森纳队徽另外一个也是唯一一次的变更就是在2011-12赛季——因为那一年是阿森纳俱乐部成立的125周年。

队徽的主体其实没有变化,但在队徽的左边多了15片月桂叶,以纪念15位当年为了成立俱乐部自愿拿出6便士的男士;而在队徽的右边,印有15片橡树叶,以告诉世人当时那15名男士是在皇家橡树酒吧共商大计的;而在队徽的下方,则分别印有1886和2011的周年纪念数字,并加上了“前进”一词。

最近几年,阿森纳也开始向外界展示着自己的那些队徽。在伦敦科尔尼基地球员入口处的欢迎墙上(新签约或续约的球员照片经常在这里拍摄)原来只印有“阿森纳足球俱乐部”的字样。但是在一年前,这面墙上被添上了俱乐部的各个版本的队徽。

有趣的是,现在的伍尔维奇位于泰晤士河的两边,在南北码头之间有一艘渡轮日常穿行期间。阿森纳在1913年北上去到伊斯灵顿之前,是在那里正式成立的,这阿森纳的某位传奇人物也与此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我总对人们说,‘我为阿森纳踢球就是命中注定的’,还记得吗?在改名为戴尔广场俱乐部(Dial Square FC)之前,阿森纳的名字是伍尔维奇阿森纳,”伊恩赖特去年告诉《体育报》。“我为什么如此确定我注定要为阿森纳踢球呢——因为我就是在伍尔维奇出生的。”